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勃拉姆斯的四部交響

企圖在人們的頭腦中重建一位“作曲家”是很難的,但是通過探討其代表作品來形成一個蘊涵潛力的印象我想應該是可行的。對於勃拉姆斯的四部交響曲,筆者在這裏旨在通過綜合以往的閱讀經歷,試圖為大家聆聽“勃拉姆斯”提供一些“聽點”參考:

C小調第一交響曲:相當於勃拉姆斯的《命運交響曲》(楊燕迪)。在調性選用和整體結構上取法於貝多芬第五《命運》交響曲(格勞特)。對於中間兩個樂章,指揮家赫爾曼·萊維向克拉拉·舒曼流露,他對兩個中間樂章表示懷疑,儘管很優美,他認為更適合於小夜曲或組曲,而不是佈局如此宏大的交響曲(傑拉爾德·亞伯拉罕)。第四樂章深刻影射了貝九《合唱》交響曲(傑拉爾德·亞伯拉罕)。



D大調第二交響曲:相當於勃拉姆斯的《田園交響曲》(楊燕迪)。本作品的第一樂章與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第一樂章是姊妹篇(傑拉爾德·亞伯拉罕)。第三樂章有間奏曲的抒情、優雅和節奏性,而沒有貝多芬諧謔曲的緊張(格勞特)。第四樂章使人感到有海頓交響樂的末樂章的爽朗充沛的精神(保羅·亨利·朗)。



F大調第三交響曲:相當於勃拉姆斯的《英雄交響曲》(楊燕迪)。關於第三樂章:“沉思性質的小快板樂章(Poco Allegretto)十分動人,但它幾乎是一首無詞歌”(格勞特);“第三樂章的優美的小夜曲確實是一個偉大的音樂詩人的獨創性作品”(保羅·亨利·朗)。



第三交響曲寧靜的結尾十分優美,除海頓外很少再有先例(傑拉爾德·亞伯拉罕)。



E小調第四交響曲:相當於:勃拉姆斯的《悲愴交響曲》(楊燕迪)。“這部作品是四部作品中最偉大的一部,也是其中最悲涼、最古雅的一部”(保羅·亨利·朗)。“整部交響樂的頂點,也是勃拉姆斯整個藝術的頂點是第四樂章,這個在所有樂章中風格最古老的樂章是一個長篇的恰空曲(關於“恰空”參見錢亦平、王丹丹:《西方音樂體裁及形式的演變》)” (保羅·亨利·朗)。“勃拉姆斯喜歡變奏曲式,在本作品中恢復採用的巴洛克固定低音變奏又一次證明了作曲家同過去有精神上的血緣關係”(格勞特)。



對於勃拉姆斯的交響樂思維,室內樂的創作風格和變奏曲寫作技巧是理應被受到關注的。對諧謔曲的處理也應是對勃拉姆斯的一大關照點。漢斯立克曾聲言他最喜歡的是第三首作品,如果讓你選擇,你會勃拉姆斯喜歡的那首作品哪?
返回列表